光影兄弟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光影新闻 > 其他新闻其他新闻

无“场”安放的“广场舞”

分享到:
 一字读新闻

  场

  公式cháng,用来翻晒谷物并脱粒等的平坦空地。陆游《秋兴》:“邻父筑场收早稼,溪姑负笼卖秋茶。”

  公式chǎng,处所;多人聚集或事情发生的地方。王褒《圣主得贤臣颂》:“遵游自然之势,恬淡无为之场。”

  □李计伟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教师,语言学博士

  《说文解字》曰:“场,祭神道也。一曰田不耕者,一曰治谷田也。”祭神一般都要设“坛”,按照古人的说法,“积土为坛,平地为场”,故“场,祭神道也”。要做“场”,肯定需要一大片空地。“场”是空地,那么“广场”就是广阔的空地。这么大地儿,干什么用?从古书看,主要用于祭祀、集众、列兵、蹴鞠,当然还有演戏。唐刘言史《观绳伎》诗曰:“广场寒食风日好,百夫伐鼓锦臂新。”一百多号人敲锣打鼓于广场,其动静应该不会小于今天的广场舞吧。

  可见,“广场”本不是安静之地。短时的不安静,那叫热闹;持久的不安静,就可能扰民了。大妈们在广场上日复一日地一首神曲扭秧歌,让广场舞成了过街老鼠。翻看新闻,时而是广场舞大妈遭泼粪,时而是被鸣枪放藏獒恐吓……可以说,广场舞及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早成了被声讨、被治理、被对付、被围剿的对象。

  昨日,有报道说复旦大学科学家研制出有源定向扬声器,能够把声波控制在特定区域内。如果广场舞者使用这种扬声器播放音乐,其扰民问题就能迎刃而解。其实,我的办公室外就是学院的广场,每天晚上八点到九点,熟悉的旋律准时响起。尽管有时也挺烦躁,但转念一想,她们除了这里,还能去哪里呢?

  所以,需要认真思考的,不是如何绞尽脑汁对付大妈们,而是城市规划有没有为她们提供一个健身休闲对抗寂寞的场所。

  有意思的是,第五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对“广场”的解释是:“面积广阔的场地,特指城市中的广阔场地”。到了第六版,就增加了一个新义项:“指大型商场,商务中心”。当“广场”都已经异化为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双赢的名利场,岂容得下清闲之所的存在?没了清闲,再动听的舞曲都会成为扰民的噪音。

我要评论
暂无留言!
<< 返回上一页 上一篇:
下一篇: